当前位置老房文学网 女频文学 正文下一篇:返回列表

许你矜持深海与月光,虐的都是渣渣

、001 男主是影帝《余生请多指教/写给医生的报告》 – 小说身穿素色长裙的女子,眉头微皱,微风吹起腰间的发丝,惹得头上缀着的簪子阵阵舞动,脸上的忧愁像似抹不去的薄雾。 …

念在心安|作者:深海与月光 – 小说插图

、001 男主是影帝

《余生请多指教/写给医生的报告》 – 小说

身穿素色长裙的女子,眉头微皱,微风吹起腰间的发丝,惹得头上缀着的簪子阵阵舞动,脸上的忧愁像似抹不去的薄雾。

  “娘娘,夜凉了,歇息吧?”身后的夏令侍上前给女子披上斗篷轻声说道。

  女子愣了一下缓缓回过头,拉紧斗篷上坠着的穗子,扯出一个淡笑说:“姑姑,说过好多次了,没旁人时可以叫我思迟。”

  “思迟公主,直呼名号实属大不敬,奴婢不能冒犯…”

  女子无奈的笑了笑便抬脚向屋内走去,镜头缓慢地拉至远景。

  “咔!”

  片场的工作人员随着这声令下,这才变得嘈杂起来。

  这是姜念进组拍摄的第三天,在毕业大戏上被制片人挑中饰演和亲公主思迟,荧屏首秀可以参与这样地大制作,虽说是’副女主’,但也是幸运地。

  《定此一尊》这部戏是典型的男人戏,讲述架空朝代有关烨帝的故事,姜念饰演的和亲公主算是穿插在整部戏中。

  “姜念,快去卸妆换衣服,晚上主演全部都到齐了,聚餐可不能迟到。”副导宋华看姜念还在磨蹭,着急的提醒道。

  姜念赶忙走快一步,跟上宋副导的步伐,追问着:“主演全到了?”

  宋华伸手扶着姜念,边走边吐槽着:“是啊是啊,吃饭的时候别乱话,好好表现有助于你以后的发展。还有,早点请个助理!一天天的,我跟你老妈子似的。”

  姜念低头笑着,小心的避开脚下的石子,继续问着:“饰演烨帝的是谁呀?”

  宋华推开化妆间的门,白了她一眼说:“一会儿见了就知道了,现在赶紧卸妆换衣服。”

  姜念还想开口就被宋华推进房间,看着宋华着急忙慌的走远,只好乖乖让妆发师张姐给自己卸妆。

  剧组一共有三个化妆间,都紧挨着,靠走廊最尽头的那间开拍三天了,都没有有人进去过。

  听说那是专门给男女主演休息的,不过…姜念曾偷偷打开门看过,和自己所在的那间二等化妆间简直不是一个级别。

  还好自己在的这间其他的男二男三都没到,也算是小单间了。

  今天的聚餐算是开机后的首次碰面,占有一定戏份的演员都会到场,导演制片人全都会来。

  姜念任由张姐在自己脸上擦抹着,闭着眼睛不由地再次猜测起来。

  微博上说,男主是影帝级别,就连男配也是新晋小鲜肉,莫名有些不好的预感。

  “好了,头发扎起来还是做个造型?”张姐手搭在姜念的肩膀上问着。

  姜念睁眼看看自己脸上已经换成了淡妆,头发披散着在两边显得人很有气质,说了声不用那么麻烦。

  随手拿起一旁的皮筋,连梳子都没用,随意拢了拢,就扎了个高高的马尾。

  张姐看着动作洒脱的姜念忍不住念叨:“你这丫头,今天晚上可要抓住机会。”

  姜念在更衣室换着衣服回道:“张姐,演技决定颜值!”

  换好白色T恤,身穿黑色紧身长裤,拿起背包伸手抱了抱还在收拾刷具的张姐,咧着嘴说:“放心,等我成了最佳女主角,张姐你一定是我的御用妆发师!”

  张姐好笑地点了点姜念的额头,催着她快去。

  姜念紧赶慢赶还是没能蹭到剧组的车,幸亏聚餐的饭店离得不远。

  穿了一天古装硬鞋底的姜念,换上平底运动鞋健步如飞,十来分钟就赶到饭店,拿着手机看宋华发来的包间号。

  坐电梯到饭店六楼,照了照手机屏幕,眼角没有污垢,马尾没有歪,露出一个标准笑容,抬手敲门。

  听到宋华的声音,姜念深吸一口气,推开门。

  尽管猜想了很久,但是看到围坐在饭桌旁的人,姜念还是很想转身就走。

  “这是姜念,刚下戏来晚了,”宋华从座位上站起身介绍着,推了推有些发呆的姜念,“姜念来,坐这。”

  姜念坐在唯一的空位上,客套的打着招呼:“薛前辈,蒋前辈…”一个都没落下。

  “致珩,这就是我给你提到的姜念,小姑娘刚毕业,戏不错。”孟制片算是姜念的伯乐,对着姜念斜对面的蒋致珩推荐道。

  蒋致珩靠在椅背上看着姜念点了点头,姜念又紧张又兴奋,眼睛没敢仔细看他,低着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女主是薛妍,前不久刚被评为影后,又有蒋致珩这重量级的影帝主演,大制作加上蒋致珩的票房保证,姜念还在感叹自己的好运,就听到一个让自己笑不出来的声音。

  “没想到思迟公主是你来演。”叶铭坐在姜念的右手边有些惊讶的说着。

  薛妍闻声接话:“赵导好久没用新人了,这次怎么破例了?”

  导演赵坤喝了口酒笑着说:“起初是孟兄推荐的,试镜的时候姜念的感情抓得很到位,是个苗子。”

  桌上的人都附和着,薛妍脸上有些挂不住,扯着嘴角继续问道:“姜念和叶铭是校友吗?看来名校出好演员,这话不假。”

  叶铭轻咳了声,刚想开口说,就被姜念打断。

  “叶前辈比我大两届,算是学长了,”姜念说着端起酒杯抬手敬薛妍,“您和叶学长拍的《四季有你》我看了好几遍,这次能和您一起拍戏……”

  女人都喜欢听赞美,被姜念捧得高高在上,薛妍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了,笑着碰杯轻抿了一口红酒,嘴角也扬了起来。

  敬完酒之后姜念就闷声吃饭,《四季有你》姜念根本就没看,拍的时候叶铭还是她男朋友,拍着拍着就成了薛妍的小男友。

  当时’被分手’的姜念,看着微博上接连不断地热门全都围绕着#薛妍叶铭假戏真做#。

  起初姜念等了几天,没等到叶铭的解释,干脆一条短信甩了叶铭。

  说实话开始的几天还期望他能挽回自己,过去一个月都没动静,姜念才算是相信自己被劈腿了,没解释没道歉,就这样被劈腿了。

  分手两个月再见到叶铭,姜念既不生气也不留恋,甚至觉得有些无聊,趁桌上的人都在闲聊,姜念这样的新人没什么可掺和的,悄悄溜出包间透透气。

  包间拐角有个不起眼的小阳台,男人弓着腰手肘搭在栏杆上,修长的指间有枚红点闪动着,月光洒在他清晰的轮廓上,姜念心里一慌刚想转身离开,就听到他开口出声。

  “你讨厌我?”

  姜念停住脚步,故作轻松地摇了摇头,走近了几步,“没有啊,怕打扰到蒋前辈赏月…”

  蒋致珩掐灭了烟头,轻笑一声,说:“徐老特意打电话给我,让我多照顾你一点儿。”

  姜念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徐虹是姜念的导师,年近半百只导过一部电影,却获数十项大奖,也是蒋致珩二十岁时入行的第一部戏,轰动一时的不仅是电影如何优质,而是蒋致珩因为这部电影被评为史上最年轻影帝,如同一匹黑马出现在大众视野中。

  姜念笑着颔首:“那先谢谢蒋前辈了。”

  说完就松了一口气将上半身靠在栏杆上,任由着风吹脸庞,两人隔了一米半的距离,姜念余光看到蒋致珩拿出手机按着,现在如果自己拿出手机偷拍蒋影帝,不知道舒欣那丫头会不会马上冲来横店。

  还在想着,裤兜里的手机振动了两下,刚掏出手机就听到身旁的男人说道:“徐老让我给你推荐个经纪人,这是她的联系方式,我已经让人打过招呼了,你们约个时间谈谈吧。”

  姜念看着刚收到的短信,这么被动的就有了影帝的电话号码?顺手改了备注,紧接着对蒋致珩道谢。

  “我看了你毕业大戏的片子,角色诠释的不错。”蒋致珩转身靠在栏杆上偏头看着姜念。

  姜念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淡声说:“细节没有时间琢磨,只能算是及格吧。”

  蒋致珩点点头又提了些建议,两个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半个小时,直到叶铭出现。

  “蒋老师,没想到你也在这。”叶铭看到蒋致珩有些诧异。

  蒋致珩似笑非笑的说:“你好像有很多事情都没想到。”

  姜念联想到刚才饭桌上叶铭说没想到自己演思迟,突然感觉影帝也是挺幽默的。

  “走吧,坐我的车回酒店。”蒋致珩拿起一旁的外套示意姜念离开。

  “姜念,我们谈一谈。”叶铭叫住准备离开的姜念。

  姜念原本想装作没听见就这么走掉,但又想听听叶铭有什么好说的。

  扯出一个不太自然的笑对蒋致珩说:“蒋前辈先回包间等我一下吧,我很快。”

  蒋致珩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叶铭,低声说:“五分钟。”

  等蒋致珩走远,姜念才转身看向叶铭。

  “说吧。”

  叶铭压低了鸭舌帽,下意识看了看四周才开口:“你是靠蒋致珩才进组的?”

  姜念皱起眉头,冷声道:“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吗?”

  “你们刚才在聊什么?”叶铭脸色变了变。

  “关你什么事。”

  叶铭再一次被姜念呛到,一时之间哑口无言。

  姜念刚想转身离开,又说道:“你知道吗,你和影帝的区别就在于,你只顾虑有没有狗仔偷拍你,而不是如何做一个好演员。”

  叶铭铁青的脸,不理会姜念的说词,压低声音:“我们之前...公司说最好不要曝光。”

  姜念丝毫不在意的说:“被劈腿的糗事我也必要张扬。”说完转身走远,一秒钟也不想多看他的嘴脸。

  当初自己也是冲动过头,叶铭追求了几个月自己就答应了,还好什么都没发生,不然姜念肯定要后悔一辈子。

  回到包间桌上的人也寥寥无几,蒋致珩也不在了,姜念拿着包正犯愁还要打车回酒店,刚进电梯就收到一条信息。

  ‘车牌号xx19’

  姜念出了饭店大门就找到了对应的黑色保姆车,轻敲车窗,门被横向拉开,蒋致珩正坐在后座上打电话,姜念轻手轻脚的上车关上车门,和副驾驶上的金牌经纪孙磊弯腰打着招呼,刚才在饭桌上刚见过。

  车子缓缓启程,蒋致珩挂断电话,拿着剧本问着一旁发呆的姜念:“你和叶铭很熟?”

  姜念怔了一下,没有坦白两人的关系:“之前在学校有接触过。”

  蒋致珩挑着眉没再继续追问,副驾驶的孙磊听到叶铭的名字,转过头说道:“他的经纪公司很会消费他,自爆和薛妍的恋情,这样玩不好会玩烂的。”

  姜念没想到原来他和薛妍的事是叶铭公司自己曝光的,这种行为更为鄙视,也从包里拿出剧本背着台词。

  蒋致珩看姜念没有其他新人对圈内八卦的好奇,有些刮目相看,看了看明天的戏份,问道:“你会骑马吗?”

  姜念抬头看向蒋致珩手里的表格,明天第一场戏就是自己和蒋影帝的骑马戏?

  “不会,我看剧本写的是我和前辈骑一匹马。”姜念边摇头边核对着手里的剧本。

  “对,我想如果你不怕的话,我们就不用道具马了。”蒋致珩认真的翻看着剧本里的动作细节,“中景和远景还是真实马匹会比较好。”

  姜念记得之前看蒋致珩的采访,他是会骑马的,自己也放心了,点点头表示同意。

  孙磊在后视镜里看着两个人讨论剧本,自家影帝什么时候对新人这么好了,长得好看也不用又是送人家回酒店又是讨论剧本细节吧?谁不知道蒋致珩在圈内是出了名的不爱走戏。

  到了酒店一行人陆续进入电梯,姜念住在五楼,对蒋致珩和孙磊道过谢就先出了电梯。

  电梯停在六楼,孙磊跟在蒋致珩后面怪声问着:“这个姜念挺有礼貌的哈?”

  蒋致珩没停下脚步,继续迈着步子:“想说什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