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统帅三军,莅临汉中的曹操,带走了汉中8万多居民,让他们定居中原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今年的国庆与中秋佳节合二为一,换来了八天的小长假。一外地的朋友来汉中,本计划带他游历一下“西北小江南”的秋色美景,如黎坪的枫红、汉江的芦白…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今年的国庆与中秋佳节合二为一,换来了八天的小长假。一外地的朋友来汉中,本计划带他游历一下“西北小江南”的秋色美景,如黎坪的枫红、汉江的芦白,还有午子山的翠绿和美人松下的银粉飘飘,可惜,天公不作美,几天来,都是阴雨绵绵,不得已,只能带他参观、领略汉中室内的文化韵味了。


    自然,古汉台成了首选之地。朋友好书法,在“石门十三品”的讲解和品鉴中,他对魏王曹操的“衮雪”二字,赞赏尤佳,反复观摩,隔空临摹。自然而然,似乎见字如面,我们从书法,谈到了曹操的性格,以及英雄诗人的慷慨悲歌,还有他两次统帅三军,莅临汉中,看到了什么,又做了什么呢!


    曹操被公认为汉末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书法家,他的一生伟大辉煌,多姿多彩,但据历史考证,目前能够亲眼目睹的书法作品,也就是汉中石门挖掘出来的“衮雪”二字了。

微信截图_20201009162207.png

    汉中,是两汉三国的主要活动地,被称为汉人老家。多处的摩崖石刻记录着曾经在这片土地上驰骋纵横的历史人物及活动轨迹,汉中也被当做中国书法的一座古城。曹操是建安文学的发起人,在中国文化史上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也被史学家封为一代书法家,赞许盛多。但现在曹操留世的真迹,只有“衮雪”二字。原本,这个被镶嵌在褒河滔滔江水巨石上的大字,经过千年的日月风蚀,河水冲刷,风采烁烁。1967年,石门修建时,被整块凿出,移藏在“汉中市博物馆”保存。


    “衮雪”石刻,字径四十五厘米,右行横书,从书法角度看,近篆而非,属隶又违,行笔纵放不羈,很有水流波涛澎湃之势,又有刚柔并济之韵。“衮”字气势雄厚,刚毅霸气,特别是撇、捺、钩,宛如游龙,向上翘起,似浪花飞溅,又似涡流汇聚,给人以张扬开阔的胸襟,活波奔放的阳刚勇气,字少三点水旁,多了一些狂傲激荡的动感,后人多评价这就是曹操的性格体现,超凡豁达,自信不羈。曾传说,曹操二次征驾汉中,驻军褒谷口,见江流汹涌,撞击巨石,水花飞溅,如雾似雨,在云蒸霞蔚中美妙壮观,触景生情,随手写下“衮雪”二字。当旁人提醒衮字少了三点水,曹操大笑,指着眼前而说“一河流水,岂缺水乎!”故事虽难辨真假,但足见曹操多智,诙谐,随和。再看雪字,工整平和,收放有度,毫无造作之嫌,也无夸张之风,内秀平静,有了端正阴柔姿态,因此说,“衮雪”二字,一阴一阳,把一代枭雄的性格和爱好,合二为一,崇尚文化的“百家争鸣”,又强调政权的集中统一。


    作为富家子弟的曹操,从小就具有从政者的机敏、善变、权谋等素质,在中国老百姓的心目中,算得上一位家喻户晓,妇幼皆知的人物。有人把他当“乱世枭雄”来推崇,也有人说他是“一代奸相”而贬责。一千多年了,不管那个朝代,他的魏武精神却一直续活在政商舞台,他的诗文歌赋流传于朝堂乡野。


    曹操在有生之年,曾两次率大军兵临汉中。第一次,是在公元215年开春时节,他从宝鸡的陈仓——大散关——风县,于七月抵达汉中勉县的水磨湾,征伐张鲁,几经厮杀,十一月,兵至南郑城,收俘了张鲁,逐改汉宁郡为汉中郡,封张鲁为镇南大将军。年底撤兵时,带走了汉中8万多居民,让他们定居在河南、河北一带。第二次,曹操来汉中,是因为蜀魏激战,刘备集团中八十岁的老将黄忠,在勉县定军山刀劈了曹操的爱将夏侯渊,曹操闻讯,急忙率大军由长安出发,经斜谷,直奔勉县,为夏侯渊报仇。可惜,蜀军有诸葛亮足智多谋,把曹操在汉中拖了两个多月,精疲力尽,不得不退回长安。“衮雪”二字,就是曹操在返回时,立于褒河江边,看滔滔江水,白浪浊天,激情而书。


    暂不论曹操的雄图伟略或者神机妙算,因为艺术的宣传,早已定格了他在民众心中的形象。但我们每每读到他的诗文,“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就能想到,这位建安文学的发起人,创作的四言五言诗,在中国文学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算得上经典中的金典!留给后世的读者一种雄壮、豪迈、慷慨、悲凉的意境,也时时鼓励人们“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记得王沈在《魏书》中描写曹操:“文武并施,御军三十余年,手不舍书,昼则讲武策,夜则思经传,登高必赋,及造新诗,被之管弦,皆成乐章。”他的建安诗歌“志深而笔长”,记录了东汉末年苦难的民众生活,战争的多灾多难,军阀的残忍无道,还有对人才的汲汲渴求,他把张鲁治理下的汉中,评价的很高,也希望把他的理政推广给全国。


    其实,每次有朋友来汉中,我一定会带他(她)去东大街的汉中博物馆,观瞻“衮雪”石刻。人们常说,见字如面或者字由心生,欣赏前人的书法,揣测英雄的情怀,解读历史的评说,多一些了解曹操两次来汉中的军旅生活,面对秦巴汉江,如他一样,情怀满志,慷慨激昂,横槊立马,吟唱出心中最美好的一份期望。


返回顶部